第9章 英雄_有匪_灯彩小说
  •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 |收藏本站

一秒记住【灯彩小说网 www.bjeastking .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油灯跳了一下,周翡揉了揉眼睛,见天光已经蒙蒙亮了,便抬手打灭了灯火,砚台里的墨已经撂干了,她也懒得加水,就着一点泥似的黑印草草将剩下一段家训刷完了,一根旧笔几乎让她蹂躏得脱了毛。

  头天夜里,她跟李晟叫李瑾容从洗墨江里拎出来,周翡本以为自己不死也得脱层皮,不料李瑾容高高拿起又轻轻放下,只匆匆命人将他们俩关起来闭门思过,一人抄两百遍家训了事。

  风吹不着、日晒不着,不痛也不痒,想躺就躺,这种“美事”周翡平时是捞不着的,李妍犯了错还差不多。

  周翡不到半宿就用一手狗爬出来的狂草把家训糊弄完了,然后她横叼着炸毛的笔,仰面往旁边的小榻上一躺,来回思忖头天晚上的事。

  因为李晟那么一拖,李瑾容终于还是没能亲自追上去,谢允成功跑了。周翡估计这会自己还能踏踏实实地躺在屋里,约莫有八分是这位谢公子的功劳——大当家要抓他,好像还不敢大张旗鼓地抓,连带着她跟李晟都不敢大张旗鼓地罚,必是怕惊动什么人。她要是挨顿臭揍,能“惊动”的大约也就是她爹了,周翡这么一想,越发确定谢允口中那个听着耳熟的“甘棠先生”就是她爹。

  可什么人会来找她爹呢?

  打从周翡记事以来,周以棠就一直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平时不怎么见人,一年到头,他除了生病,就是窝在院里读书,有时候也弹琴,还一度妄想教几个小辈……可惜连李晟在内,他们仨的八字里都没有风花雪月那一柱,听着琴音高玄,在旁边玩手指的玩手指,打哈欠的打哈欠。

  害她挨打的孙先生是个迂腐书生,她爹不迂腐,但顶多也就是个知情知趣的书生而已,除了体弱多病一些,并没有什么特异之处,难道他还能有什么不得了的来路么?

  周翡一会琢磨洗墨江中声势浩大的“牵机”,一会回忆谢公子神乎其神的轻功,一会又满腔疑问,同时自动将她爹的脑袋塞进了江湖一百零八个传奇话本中,胡思乱想了七八个狗血的爱恨情仇。

  最后她实在躺不住了,翻身爬了起来,靠窗边探头一看,此时正是清晨,人最困乏的时候,看守她的几个弟子都在迷迷糊糊的打盹。

  周翡想了想,翻出一双鞋,书桌底下扔了一只,床脚下又扔了一只,将床幔放下来,被子捏成个人形,把写了一宿的家训乱七八糟地往桌上一摊,做出面壁了一宿,正在蒙头大睡的样子,然后她纵身蹿上了房梁,轻车熟路地揭开几块活动的瓦片,神不知鬼不觉地溜了出去。

  就在周翡打算飞檐走壁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一声轻响,她抬头一看,好,梁上君子敢情不止她一个。

  周翡隔着个院子跟另一个房顶的李晟面面相觑了一会,然后两人各自一偏头,假装谁也没看见谁,各自往两个方向跑了。

  周翡去了周以棠那里,远远地看了一眼,没敢过去——通过她多年跟李瑾容斗智斗勇的经验,感觉她娘不可能没有防范。她耐着性子在四下探查一圈,果然在小院后面的竹林、前面的吊桥下等地都发现了点蛛丝马迹,下面肯定有埋伏。

  这会,周以棠的小院安安静静的,这个点钟他大概还没起,周翡犹豫着怎么混进去的时候,忽然听见一串鸟叫。

  蜀中四十八寨终年如春,花叶不凋,有鸟叫声没什么稀奇的,周翡一开始没留神,谁知那鸟叫声越来越近,大有没完没了的意思,她听得烦躁,正想一个石子把那吵死人的扁毛畜牲打下来,一回头,却看见谢允正笑盈盈地坐在一棵大树上看着她。

  谢允被李瑾容漫山遍野地搜捕了一天,大概是不怎么惬意的,他外衣撕裂,衣摆短了一截,发丝凌乱,头上落了一片沾着露水的叶子,手上与脖颈上都多了几道血口子,比头天晚上在洗墨江里还狼狈几分。但他脸上却挂着十分轻松舒适的微笑,好像对这般危机境遇全然不放在心上,一点也不耽误他欣赏清晨山景和豆蔻年华的小姑娘。

  “你们四十八寨里真是错综复杂,我吃奶的劲都用上了,才算找到这来。”谢允感叹一声,又冲她招招手,熟稔地搭话道,“小姑娘,你就是李大当家和周先生的女儿吗?”

  周翡愣了愣,她一直在寨中,被李瑾容培养出了一点“该干什么干什么,没事少废话”的性格,同辈鲜少有能玩到一起的,惯常独来独往,一时不清楚这个谢公子是敌是友,也不知怎么应答,便只好简单地点了个头。

  随后她皱了皱眉,好一会,才试探着问道:“你和我娘有什么仇吗?”

  “哪能,你娘退隐四十八寨的时候我还玩泥呢,”谢允不知从哪摸出了一截竹子,又拿出一把小刀,一边坐在树上慢慢削,一边对她说道,“不过托我送信的那个老梁头可能有吧,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哎,他也没跟我说清楚就死了。”

  周翡问道:“那你是他什么人?”

  “什么人也不是,小生姓谢名允字霉霉,号‘想得开居士’,本是个闲人,”谢允一本正经道,“那天我正在野外钓鱼,他老人家病骨支离地跑来拜祭一个野坟,拜完起不来,伏在地上大哭,我见他一个老人家哭得怪可怜,才答应替他跑腿的。”

  周翡:“……”

  她震惊地发现,这位谢公子,恐怕千真万确是有病。

  周翡难以置信地问道:“就因为一个老头哭,你就替他冒死闯四十八寨?”

  谢允纠正道:“不是因为老头哭,是因为梁绍哭——你不知道梁绍是谁吗?你爹难道没跟你说过?”

  这名字周翡其实听着有点耳熟,想必应该是说过的,只不过周以棠脾气温和,话又多,他东拉西扯起来,周翡一直当老和尚念经,左耳听了右耳冒,十句里听进去一句就不错,反正她爹也不舍得罚她。

  谢允见她没吭声,便解释道:“曹仲昆篡位的时候,梁绍北上接应幼帝,在两淮一带设连环套,从‘北斗七星’眼皮底下救走幼帝,重创‘贪狼’跟‘武曲’,连独生子的性命也搭在了里头,此后他又出生入死,一手扶起南半朝,算是个……唔,英雄。英雄末路如山倒,岂不痛哉?我既然除了腿脚伶俐之外没别的本事,替他跑趟腿也没什么关系。”

  周翡听得似懂非懂,想了想,追问道:“那什么七星,很厉害么?”

  谢允说道:“北斗——当年曹仲昆篡位以后,有不少人不服气,他也没那闲工夫去挨个收服,再者话不投机半句多,便决定干脆将这些人都杀了。”

  周翡从未听过这么简单粗暴的解释,不由得瞠目道:“啊?”

  “当然,他自己肯定是杀不动的,”谢允接着道,“但是他手下有七大高手,姓甚名谁就不知道了,跟了他以后都冠以北斗之名,专门替曹仲昆杀人卖命。究竟有多厉害呢……我这么说吧,你娘曾经带着一群豪杰闯入北都行刺曹仲昆,三千御林军拦不住他们,当年伪帝身边只有禄存和文曲两人,硬是护着曹仲昆逃脱生天,倘若当年七星俱全,那次北都就不见得是谁‘肝脑涂地’了,你说厉不厉害?”

  这个说法对于周翡来说有十足的说服力。

  因为在她眼里,李瑾容就像一座山,每次跟她娘赌气的时候,她都会狠狠地去练功,一年三百六十日,这样算来,她大约有三百五十九天都在狠狠练功,天天睡着了梦见大当家动手抽她,她却能三下五除二地卸了她手中鞭,然后往她脚下一扔,一笑之后,再大逆不道地扬长而去……当然,至今也只是做梦。

  周翡有时候会有种错觉,觉得自己永远也没法超越她娘,每次方才觉得追上一点,一抬头,发现她又在更远的地方冷冷地看着自己。

  “这样的大英雄,趴在野地里哭得爬不起来,就像你这样漂亮的小姑娘有一天年华不再,苍颜白发一样让人难过,我既然碰见了,合该要管一管的。”

  周翡:“……”

  谁也不敢跟李瑾容聊些“你女儿长得真俊俏”之类的废话家常,长辈们对周翡,最多也就是含蓄客气地夸一句“令爱有大当家当年的风采”,同辈们更不用说,一个月也说不了几句话,还从来没有人当面夸过她漂亮,夸得她一时几乎有些茫然。

  这时,谢允已经在跟她闲聊的时候不忙不乱地做出了一支完整的竹笛,轻轻吹去碎屑,十分促狭地冲周翡一笑道:“快跑远一点,被你娘捉到了,要打你手心呢。”

  周翡忙道:“你要干什么?”

  谢允冲她眨眨眼,将竹笛横在唇边,高高低低地吹了几个音,清亮的笛音顷刻间刺破了林间静谧,早醒的飞鸟扑簌簌地冲天而起,这坐在树上的年轻人瞳孔里映着无边竹海的碧绿,在埋伏们纷纷跳出来逼近的时候,他的笛音渐成曲调。

  那是一首《破阵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