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街边上已经逐渐热闹起来,商家绞尽脑汁的推荐着自己摊位上的商品,把自己的东西夸得上仅有,地上绝无,而买家也不相上下,各种吹毛求疵,来打压价格。因此甚至有许多人其实不是为了过来买古董,或者长长见识,而是专门过来看买家和卖家是怎么样你来我往,绵里藏针,针锋相对的。“这可比看大戏精彩多了,临场发挥,绝伦啊!”“老爷,咱们走吧,这有什么意思,还是去旁边的胭脂店看看吧,听德容坊有新货到了,去晚了就没有了!老爷!”“哎呦,别急,别急,就一会儿,一会儿。”摊位主和唯一的一个顾客仍然在唇枪舌战,两个人汗流浃背,面红耳赤,异常投入。王旭走进了些,蹲下仔细看了看。“果然是!”只见的摊位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物件,青铜色的酒盅,碧绿色的玉勺,以及古色古香的挂坠,手链等等琳琅满目。王旭看的却不是这些,而是角落里一个不起眼的令牌,其颜色灰扑扑的,上面还沾了不少的灰尘,边角虽然破碎严重,但绝对是丧服白衣人手中的令牌没错。半年前,他在来滨阳的路上所遇到的丧服白衣人让他印象极为深刻,其所拿的令牌,宫灯更是记忆犹新。此时此刻,静静的躺在摊位上的令牌,其花纹,其大形状跟白衣人手中的几乎是一模一样,哪怕不是同一件东西,那也绝对是一类物品。“即使是仿制品,也有价值!”王旭深深地看了几眼后,并没有出声将其买下,而是默默地走到一旁,看起了其他的东西。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古玩街上流动的人群也逐渐变得稀疏。日暮时分,就有一部分的流动商贩也逐渐开始收摊,向着来时的方向走去。“今真是点儿背!”老帽感觉自己十分糟心,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运气特背,每次过来摆摊,都会有几个眼睛擦的贼亮贼亮的压价客过来打压生意,搞得他是火气越发的重了起来。“要不今晚去潇洒潇洒,消消火。”他心里美滋滋的想着,可是一模怀中的钱袋子,顿时蔫了起来,耸拉着脑袋,背着行李,乖乖的往家里走去。干瘪的钱袋子里就没有几两银子,他要是再去花酒地,估计过两就得喝西北风了。老帽七绕八绕之下,消失在了一个巷子中,不见了人影。过了一会儿,老帽从一个拐角探头探尾的瞅了一眼,发现没有人跟在后面,这才松了口气。他自嘲的笑了笑,“我傻不傻,就算是有人心思不轨,能找上我不成,这真是干哪一行的怕哪一行的。”老帽虽然每次都这样想,可还是次次如此,就是怕被人来个黑吃黑,一窝端,日积月累之下,这都成了他的生活规律,一不这样做反而浑身不舒服。他放宽了心,哼着曲儿,晃着身子向着另外一条路走去。像他们这些倒卖行货的古董商,基本都住在这一片,一方面是岔道口比较多,好方便逃跑,另一方面,则是便宜,省钱。老帽走到房门口,推开大门,走了进去,黑暗的房屋里冷冷清清的,显得特别没有人气。他把东西放在一旁铺好的草席上,刚准备点上烛灯,便感觉脖子一凉,紧接着浑身上下毫毛猛的炸了起来。老帽心里哀嚎了一声,“娘的,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今儿还真轮到我了。”他刚想完,便眼前一黑,昏了过去。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被绑在床头,双眼似乎被蒙上了一层黑布,看不清楚。只能感觉到似乎一个黑色身影正站在门口。老帽反而心里舒了一口气,既然对方能够这样做,想必是为了谋财,还不至于杀了他。他正侥幸的想着,便听到嘶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这个玉勺你是从哪儿来的?”“玉勺?”老帽留了个心眼,他心里想了想,“大侠,哪个玉勺啊?我这儿玉勺太多了,实在不知道啊!”“哦。”黑色身影平淡的回了一句,“这样啊。”啪!清脆的响起响了起来,一枚玉色的勺掉落在地上,摔得粉碎。“我……”老帽呆若木鸡,一时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直到他又听到一句,“这个盘子是从哪儿来的?”他刚想张口便又听到,“这盘子似乎也太多了。”“不多!!!不多!!!大侠,千万手下留情,那可真是古董啊!!我的爷爷啊,您手下留情啊!”老帽差点没哭出来,你你抢走就抢走呗,起码眼不见为静,可是当着他的面摔的稀碎,这跟把他的心摔碎了一样。“哪儿来的?”黑色身影把玩着手里的玉盘,重复问道。“一个雏什么都不懂,被我骗来的。”老帽老老实实的道。“那这个酒盅呢?”“酒盅?那玩意不怕摔,青铜的。”老帽心里一转,嘴上便顿了顿没有及时回话,然后他便又听到一声要命的清脆响声。啪!“大侠,这是,这是什么东西掉地上了?”他颤颤巍巍的问道,心里怀着极为侥幸的念头,“不会吧,应该不是,不会的……”然后老帽便听到了快让他绝望的话语。“刚才那个玉盘一不心掉地上了。”黑衣人依然平淡的道:“你这儿东西还挺多的,这个彩纹盘子不错,看起来声儿应该挺好听的,嗯,这个单手洗也可以,这个也好……”“大爷!”老帽已经快哭出来了,黑色身影每提到一个古董,他的心就得颤一颤,他急忙道:“那个酒盅不值钱,是我找人制的仿制品。彩纹盘子那可是如今大卫官窑里的东西,是我走黑市买下来的,过个几年,可值钱了,至于单手洗,也是仿制品,但是其工艺非常精湛,足以以假乱真啊大爷,您可千万别砸了啊!”接下来,无论黑色身影拿了什么出来,只要一下大概特征,老帽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极为听话。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