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4章中毒_兽世田园:抢个娇夫当抱枕_灯彩小说
  •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 |收藏本站

兽世田园:抢个娇夫当抱枕 第624章中毒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灯彩小说网 www.bjeastking .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香味周而复始?没完没了?天啊!!!!看来想要隐瞒奠柏的身份跟他过世外桃源的生活简直是痴人说梦!

  哪怕他现在满头的化形花无人可见,可是这一身的香味却泄露了谜底!

  “要不然……”闫然盯着奠柏提议道:“……我弄点臭臭草什么的给你……抹上?”臭臭草的味道或许能遮盖住香味。

  奠柏:“……你敢抹我就我就不理你!我就我就离家出走!”

  闫然:“……”主动走上前圈住他的脖子,踮起脚尖吻上了他的唇。

  见他瞪大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闫然忙里抽空低喝一声:“闭眼!就用你说的方法多亲热几次,暂时先压制住你的香味再说!”趁着还在下暴风雪赶紧把香味压制住,否则暴风雪一停,饥肠辘辘的飞禽走兽们外出猎食却全被奠柏的香味吸引到这里……后果不堪设想!

  奠柏一听激动的连忙一把抱住了闫然,开心的往床上一放压了上去!

  这一上床,闫然三天三夜没下床……平时力大无穷的女汉子彻底变成了娇弱的小女子,事毕睡的天昏地暗。

  奠柏也累得化身小神树扎根在花盆中,浓郁的花香充斥着整个房间被吹进来的寒风一点点的带走消散……。

  弘炎跟熊猫受到香味的影响依旧被绑在大堂内饿了三天三夜!

  直到又过了两天,化形花的香味渐渐变淡彻底消散,弘炎第一个恢复理智却发觉他竟然被人绑住了!

  一脸懵逼的下意识挣扎,却发现心里饿的发慌,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

  他怎么会这么饿?

  他到底被人绑了几天?!

  冷静下来之后这才发现被绑的还有熊猫!

  “宝宝?宝宝?”喊了好几声才把熊猫叫醒。

  弘炎环顾四周这才发现竟然还在石屋内……。

  难道有兽人入侵石屋。闫然跟奠柏逃了,他跟宝宝却被抓住了?

  仔细回忆被绑之前的记忆,却发现一点印象也没有!

  失去了记忆不重要,目前最重要的就是赶紧挣脱逃走!

  低头看向绑住他跟宝宝的东西,这才发现竟然是蜘蛛丝编织而成的蜘蛛绳!怪不得他怎么用力都挣不断!

  既然挣不断弘炎立刻改变对策,化出兽形变成兔子,蜘蛛绳自然脱落!

  他得以脱困立刻想要拖拽熊猫一起逃走。

  结果熊猫直接倒在地上,哼哼唧唧的喊饿。

  这一喊弘炎也彻底没了力气,瘫在了地上。

  耳边忽然传来脚步声,兔子耳朵一抖立马看向来人。

  一看竟然是闫然从房间内走了出来!

  兔子立刻化形成人,弘炎躺在地上瞪着闫然质问道:“你怎么从房间走出来?你没事?我跟宝宝怎么会被捆了?!”

  闫然一边走近一边反问道:“你跟宝宝中了毒联手攻击奠柏,难道你忘了?”她是被弘炎的叫声吵醒的。醒来之后发现浑身酸软沉重,睡得整个身子都僵硬了。

  “什么?我跟宝宝中了毒?联手攻击奠柏?我怎么不记得!”弘炎吃惊的瞪着闫然根本不相信。

  闫然从他身边走过道:“你好好想想。”走到熊猫的身边弯腰抱起它:“宝宝,你好几天没吃东西了,这会终于清醒,我带你去厨房吃饭。”她也饿坏了!

  弘炎见到闫然只顾着宝宝连忙谄媚的冲她一笑:“带上我一起去。”他饿的连走路的力气也没了。

  闫然抱着熊猫,居高临下的扫视着弘炎的大块头。正要无视的走开,弘炎赶紧化出兽形变成了一只玉雪可爱的小兔子。

  闫然这才临时改变主意,左手抱着熊猫,右手直接拎着兔子迈进了厨房,然后两人一熊猫疯狂的开吃!

  弘炎直到吃撑了才停下来。

  看着闫然还在慢条斯理的吃东西,想到她之前说过的话,这才仔细回忆起最后的记忆。

  终于记起他闻到奠柏身上的香味越来越浓郁,终于忍不住……扑了上去!

  难道这就是闫然口中所说的中毒?

  他跟宝宝一定是同时中了催情花的毒!

  只有催情花才能让他跟宝宝失去了理智!往奠柏的身上扑却被闫然误以为他们攻击奠柏,然后就被闫然绑了!

  想想她拿螳螂族的前肢当武器,拥有蜘蛛族的蛛丝绳也不足为奇!

  蹭的一下,弘炎忽然站起身瞪着闫然质问道:“奠柏是不是拿催情花洗澡?做饭的时候一不小心又把催情花弄了进去,才害的我跟宝宝中了毒往他身上扑?!”该死的奠柏害人不浅!

  之前害他以为喜欢上了雄性变弯了!

  原来是受到催情花的影响!

  闫然见他暴跳如雷,表情平淡的反问:“奠柏身上的香味跟催情花的味道一样?”

  弘炎:“……不一样。”

  “你跟宝宝是吃了有毒的蘑菇才会攻击奠柏。”闫然把早就想好的理由拿了出来忽悠弘炎。恰好弘炎跟熊猫都喜欢吃蘑菇!

  弘炎:“……就算是毒蘑菇,那还不是你跟奠柏采回来的!”中毒竟然跟奠柏身上的香味无关?那岂不是说……他还是弯的?不要呜呜呜呜!

  闫然站起身往外走却丢下一句:“把碗洗了。”

  弘炎:“……”

  第二天,厨房。

  奠柏刚要跨出门槛,突然转过身看着弘炎道:“赶紧把碗洗了,洗完之后把昨天晚上然然洗完澡换下来的兽皮衣洗干净!”

  “什么?!她怎么又洗澡!这是冬天啊!”弘炎忍不住尖叫出声。

  兽人无论雌雄整个冬天都不洗澡!

  秋天的时候也只是偶尔洗一两次。

  夏天的时候图凉快才会没事泡在水里。

  可这个闫然就是个怪胎!

  大冬天的三天就洗一次澡!每次洗澡必换兽皮衣!

  换下来一大堆,他也洗了一大堆!全部挂在大堂的墙壁上等着风自然吹干!

  他就没见过这么爱洗澡的雌性!

  也没想到她会有这么多的兽皮衣!

  她爱洗澡爱换衣服是她自己的事情,可关键是现在换下来的衣服要他洗,大冬天的冻死兔子了好不好!

  奠柏见他抗议脸色一沉道:“你白住白吃,不干活滚出去!”说完离开。

  人在屋檐不得不低头,更别提白吃白住的弘炎,唉声叹气愁眉苦脸的只能去洗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