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0章千万不能说_兽世田园:抢个娇夫当抱枕_灯彩小说
  •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 |收藏本站

兽世田园:抢个娇夫当抱枕 第550章千万不能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灯彩小说网 www.bjeastking .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瑶庆幸弗雷德不在,不然又要连累他跟冷烈打架了,连忙道:“他去我们部落找闫然了。”

  冷烈闻言拧眉。

  瞥了一眼旁边正在为清醒过来的熊猫宝宝检查身体的巫师,正视天瑶问道:“巫师不在部落,闫然去了之后没找到人怎么可能一直留在那里?”白天去的,到了晚上却没有回来,闫然恐怕遇到什么事了!

  天瑶神经大条没有多想,随口问道:“那弗雷德回去接不到人,奠柏岂不是又要发火?”

  见到冷烈沉默不语,伸手拽了他的胳膊一下。眼角余光扫向四周的兽人,包括刚刚到来的雀凰等人,凑近冷烈耳边窃窃私语的问道:“怎么回事?为什么所有的兽人都到齐了?”不是只有神树开花的时候他们才会围绕着奠柏打转吗?现在可是秋季啊!

  冷烈已经从其他族人口中得知:闫然跟奠柏即将穿越沙漠离开这片土地的事情,但是天瑶还不知道!于是他随口扯谎道:“我也不清楚,等会我去问问回头再告诉你。”眼角余光却扫过她的大肚子,怕她得知闫然即将离开的消息受到刺激。

  天瑶信以为真,点点头道:“那你赶快去问问,知道了以后赶紧告诉我。我怕他们对闫然不利!”

  冷烈:“……好。”确实要对她不利,为了阻止她带着奠柏离开这片土地,无论用上什么手段也在所不惜!

  “那你快去吧。”天瑶催促了一句。

  冷烈环顾四周,最后盯上了雀凰走了过去。

  雀凰看见了冷烈直冲他而来,一脸冷傲的示意对方不要过于接近。

  冷烈走到离他五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忽然问道:“哈斯特呢?”哈斯特召集了所有的兽人前来阻止闫然,他本人却不见了!

  雀凰一脸高傲的实话实说:“我没见过他。”

  冷烈盯着他的表情,看出他真的不知道哈斯特去了哪里,眼角余光却不动声色的扫向不远处的玖度。

  他曾经多次看见哈斯特跟这只秃鹫在一起,关系好像比雀凰要好。

  或许他知道哈斯特去了哪里,等会过去问问。

  注意力再次回到雀凰的身上,直截了当的问道:“你应该听说了闫然打算穿越沙漠离开这片土地的事情,听说你也是她的追求者,你打算怎么阻止?”

  雀凰眸色一暗,神色高傲冷漠的道:“你找错人了,我不是来阻止的,而是为她送行的。”

  冷烈:!!!!!

  道不同不相为谋,既然雀凰不是来阻止的,那么自己跟他还有什么好聊的!冷烈立马转身走向玖度。

  就在这时,一头黑豹从上游冲了过来引起骚动。

  冷烈下意识扭头看了过去,见到是阿文,立马掉头快步走了过去。

  黑豹见引起所有兽人的注意,立马停止奔跑化为人形。见到冷烈主动向他走来,心里一阵慌乱,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冷情已死的事情!

  冷烈走近之后见到阿文表情不对,眸色一沉问道:“你不在部落镇守怎么跑到这里来了?难不成部落出了什么事?”

  阿文摇头,神色沉重的道:“不是部落,是……冷情,他他……。”

  冷雪死了,现在冷情也……望着冷烈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出这个残忍的事实!

  冷烈心里咯噔一声,低喝一声:“冷情他怎么了?!”不会是见到闫然之后又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吧!

  阿文低下头不敢看他的眼睛:“他……死了。”猛然又抬头看着一脸呆若木鸡的冷烈,神色透着哀伤轻声解释道:“其实他一直在骗我们,他在蜘蛛族中的毒根本就没有……”解。话还未说完,却见到冷烈失魂落魄的突然撞上他的肩膀往巨蟒族部落的方向跑了几步,突然砰地一声砸倒在了地上!

  阿文吓的一惊,连忙冲过去刚刚把他翻过身,天瑶等人也连忙冲了过来。

  天瑶惊慌失措的大叫:“他怎么了?!”

  巫师连忙道:“我来看看!”连忙蹲下去查看冷烈的情况。

  见他只是昏了过去,连忙抬头看向一脸焦急的天瑶安慰道:“他没事,只是晕了过去,睡一觉就会醒过来。”

  天瑶闻言松了口气,指挥阿文跟巫师把冷烈抬到不远处的大树底下。

  安顿好冷烈,正要质问阿文对冷烈说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害的冷烈突然晕过去。眼角余光却瞥见玖度和噬天走了过来,天瑶立刻把刚要质问的话咽进喉咙里。

  不能当众质问阿文让他没面子。

  玖度走近之后一脸关心的询问天瑶发生了何事,噬天则阴险的旁观。

  天瑶也不清楚,自然是摇头拒绝回答玖度的问题。

  没有得到答案的玖度随即盯上了阿文。刚要询问,眼角余光却忽然瞥见一只黑鹰被引开了注意力。

  看着黑鹰从天而降化为人形,正是哈斯特。

  等再想起阿文时,却见到他竟然走向无人敢靠近的神树。

  阿文怀揣着忐忑的心情走近神树之后,拿出来飞刀飞快的丢到了大树底下连忙解释:“这是闫然给您的,她此刻正在雪山。”

  树身一阵绿光闪耀,大树底下显现出奠柏的身影,藤蔓主动缠住地上的飞刀递到了他的手上。

  奠柏低头看着飞刀确定是闫然的,握紧刀柄,抬头眼神危险的盯着阿文:“她在雪山上干什么?为什么会碰见你?”

  阿文:“……我已经结侣了!她之所以在雪山上是因为……冷情死了,她正在埋葬他。”千万不能告诉奠柏,闫然是在陪冷情等日出!

  奠柏吃醋发飙可是会死人的!

  会死很多很多人!

  冷情死了?闫然正在掩埋?怪不得她没回来,原来他又少了个情敌。一直闷闷不乐的奠柏高兴的挑眉正要问个仔细,旁观的天瑶忽然尖叫一声:“阿文你说什么?!冷情死了?!”虽然她一直讨厌冷情,可他毕竟是伴侣冷烈的亲弟弟。现在突然听到他死掉的消息,她怎能不吃惊!

  不敢置信冷情已死的消息,天瑶扭头却质问巫师:“你不是说冷情没事吗?阿文怎么突然说他死了?!”她知道阿文不可能拿冷情的死开玩笑,那么就是巫师一直在欺骗她们!

  怪不得刚才冷烈忽然晕倒在地,一定是得知冷情已死的消息,一下子承受不住才晕过去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