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谁捡到就归谁_兽世田园:抢个娇夫当抱枕_灯彩小说
  •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 |收藏本站

兽世田园:抢个娇夫当抱枕 第296章谁捡到就归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灯彩小说网 www.bjeastking .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瑶闻言,半信半疑的瞅着哈斯特。

  闫然突然道:“我信你。”

  哈斯特目露惊喜之色正要张口,闫然继续道:“你回去吧。”待在飞羽族她不快乐,不如另寻天地!

  哈斯特:!!!!脸色骤然剧变!惊喜变苍白!

  看着闫然目光近乎哀求:“哈培跟乌鹫都已经死了,你能不能……不走?”

  闫然忽然露出诡异的笑容:“刚才我撒了谎,哈培是我杀的。”

  哈斯特:“……求你别走。”

  闫然:“……我心意已决。”坚毅的眼神看向天瑶。

  哈培跟乌鹫是死了,可其他人呢?

  比如那些令她厌恶之人,雀凰的阿姆、阿父们?莺莺跟周住的那些亲人?总不能全杀了。

  还是一走了之,眼不见为净!

  天瑶会意立马化身白天鹅。

  闫然跨到天鹅背上坐下,看向哈斯特道:“后会无期,再见。”

  哈斯特颓废的低下头,根本不敢看闫然离去。

  他怕他会忍不住出手强制把她留下,可偏偏他又深知她实力不弱,真动起手来赢的人不一定是他!

  如今她在气头上,不如先放她先行离开。

  等她气消了,他再去把她哄回来!

  忽然之间相通的哈斯特抬头看着闫然勉强露出微笑道:“你暂时离开也好。”瞥了她身下的白天鹅一眼:“你们要去什么地方找弗雷德?雪山还是陆地兽人的地盘?”等他处理完部落的事情就去找她。

  “与你无关。”闫然冷冷的回应一句,伸手一拍天鹅的背。

  天鹅收到暗示立马展翅高飞!

  哈斯特一噎,眸色黯淡无光的看着白天鹅驮着闫然渐渐飞向高空。

  就在这时,食猿雕带着奠柏赶到了!

  奠柏站在食猿雕的背上冲着闫然质问:“你要去哪?”

  白天鹅眼冒星光的看着奠柏:哇塞!他是站着一路飞来的?怎么会没有摔下去?!

  此时的奠柏在见到闫然的刹那间,又把根须化成了双脚。

  闫然眸色冷然的看着奠柏:“离开飞羽族。”

  还真的是要离开飞羽族!竟然被哈斯特这只臭鸟说中了!奠柏睥睨着地面上的哈斯特,飞快收回目光盯着闫然手中拎着的兽皮包裹,露出一丝诡笑问道:“东西都带齐了?有没有忘了什么?”

  闫然听出他话中意有所指,却故作不懂道:“该拿的都拿了,剩下的自然是不要的。”

  剩下的都是不要的?!奠柏眸中窜起了火焰,怒火冲天的问道:“你再仔细想想!你一定还落了很重要的东西没带上!”

  白天鹅见他们一问一答,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难道闫然真的落下了什么东西没带?

  闫然望着奠柏双眼冒火的样子,冷冷的道:“没有!即使有,落下了证明跟我缘分已尽,谁捡到就归谁!”

  谁捡到就归谁?!奠柏气的怒不可遏,突然伸手指着他自己冲着闫然叫嚣:“我!我!你把我给弄丢了!你离开飞羽族怎么能不带上我?!谁捡到就归谁?本神倒要看看谁敢捡我!”

  天瑶等人:“……”的确没人敢捡你,而是抢的打破头……。

  闫然眸色微沉,一脸肃然的反问道:“屋子送给你,床也送给你。”略带讽刺的目光扫过他脚下踩着的食猿雕:“待在飞羽族,他们把你奉若神明,想吃什么他们双手奉上,你不满意?”

  奠柏一噎,认真的想了想:“自然满意!可就是感觉少了你怪怪的!”

  闫然心跳瞬间乱了节奏。

  奠柏看着闫然一脸认真的道:“肯定是因为吃不到是最好的,所以我……”

  闫然刷的一下子亮出飞刀,满脸杀气的瞪着他,奠柏吓得立刻住嘴。

  闫然看着奠柏冷冷的警告道:“你已经化形成人,想去哪去哪,就是别再跟着我!想吃我的肉?我先弄死你!”伸手一拍天鹅的背:“天瑶,我们走!”

  天瑶:奠柏竟然想吃了闫然?!!!!

  白天鹅朝着奠柏发出警告的啼叫声,掉转头继续飞!

  地面上的哈斯特见到闫然竟然亮出飞刀跟奠柏対恃,嘴角勾起诡异的阴笑。

  他原本以为奠柏对闫然的追求是假的,只想一饱口腹之欲。

  现在看来分明是爱上了她却不自知!

  脑海中浮现闫然在神树下荡悠千的画面。

  奠柏明明对闫然不一样,见她离开飞羽族急不可耐的追来,却被闫然误会是想吃了她。

  呵呵!这个结果他很满意!

  奠柏见到闫然头也不回的坐在天鹅背上离去,心中恼怒又难受!

  这种陌生的情感快要把他折磨疯了!

  一定是闫然给他下了毒!

  抬手的瞬间袖口中射【河蟹】出一条藤蔓瞄准了刚掉头即将飞走的白天鹅!

  天瑶突然感觉什么东西把她捆住了!紧接着捆住她的东西猛然收紧,下一秒背上突然多了一个人的分量!

  好沉!

  想要压死她吗?!

  天鹅头回头一看,赫然是奠柏!他竟然从食猿雕的背上一下子跑到她的背上!

  而闫然不知何时倏然转身,一把飞刀抵在了奠柏的脖子上,冷冷的命令道:“不想死,自己跳下去!”

  坐在天鹅背上的奠柏瞪着闫然龇牙:“脖子可不是我的要害,你弄错地方了!”

  闫然:“……”奠柏是树妖,脖子的位置好像是树干……确实不是要害。

  可她也没想杀死他!只是威胁他而已!

  奠柏突然伸手抓住了闫然拿着飞刀的手,缓慢的往下移,他自身配合的抬起脚。最终把飞刀抵在他的脚上,这才松手朝着闫然挑衅道:“我的脚才是要害。”

  天瑶:奠柏傻了吗?教闫然怎么杀了他?!赶忙啼叫两声提醒闫然千万不能杀他!她还等着收奠柏的化形花呢!

  闫然却对着奠柏露出狞笑:“脚代表根须,捅一刀你最多断掉几根照样活蹦乱跳。”手握飞刀捅的手势突然横过来以切的姿势放在他的脚腕上:“我真想杀你,直接剁掉你的双脚!”

  奠柏:“……”看着闫然露出你好狠的眼神。

  闫然却趁他发愣之际,突然猛的一掌把他推了下去!

  冷眼看着奠柏以倒栽葱的姿势往下快速坠落,却对天瑶命令一句:“走!”

  白天鹅连忙扑闪着翅膀飞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