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敢动我一下试试_兽世田园:抢个娇夫当抱枕_灯彩小说
  •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 |收藏本站

兽世田园:抢个娇夫当抱枕 第263章敢动我一下试试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灯彩小说网 www.bjeastking .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雨浩看向闫然低头致歉想要立刻走人。

  闫然神色冰冷的道:“道歉就不必了,我只想知道是谁污蔑我窝藏异族兽人。这个人必须站出来!”

  雨浩目光扫过人群,却失望的发现向他告密的哈培竟然不见了!

  明摆着不愿意站出来跟如日中天的闫然作对,还是……他撒了谎?!

  收回目光看着锐不可当的闫然,心中暗暗叫苦。

  他也听闻闫然暗中窝藏异族兽人的传言,因为莺莺之死,亲自带着伴侣找过哈斯特讨要说法。

  哈斯特承诺亲自蹲守抓住异族兽人给他们一个交代。

  可是整个雪季都过去了,也没发现异族兽人的影子!

  难道真是误会一场?

  天瑶等人纷纷附和,叫嚷着一定要让此兽人站出来向闫然道歉。

  他们可以原谅痛失亲人的莺莺阿姆等人,却无法原谅随便污蔑闫然,暗地里挑事的坏兽人!

  在众人的逼迫下,雨浩哪怕身为天鹅族的族长,迫于众人的压力不得不出卖了哈培,说出他的名字。

  闫然还没表态,天瑶率先发难指责道:“哈培是雀娆的伴侣!闫然救醒了雀娆,雀娆自己病死了却怪在闫然的头上!他这是故意说瞎话冤枉闫然存心报复!真不是东西!”

  白珠怯怯的附和点头。

  围观的众兽人看看天瑶,又看了看闫然。

  雀娆病死之事他们早就听说过了。

  说不关闫然的事,可毕竟捕人藤是她种的。

  说关她的事,却又是莺莺擅自偷走送给了雀娆。

  这件事情说起来很复杂,不知道怪谁才好。

  “确实是闫然救醒了雀娆。”雀凰的声音乍响众人的耳边。

  闫然顺着声音越过众人的身后,看见雀凰由远及近走了进来。

  雀凰看向雨浩解释道:“后来雀娆病重,请了其他部落的巫师根本没用。”随即看向闫然:“我来求闫然,她给了我草药让我回去救治雀娆,可没想到……雀娆先一步去了……。”

  闫然看着为她说话的雀凰,微微蹙眉。

  雀凰如此骄傲的一个人,明知道她撒谎窝藏了奠柏,竟然帮她隐瞒真相。

  站在一旁,本来不引人注目的奠柏见到闫然跟雀凰‘深情’对望,皱眉生气了!

  这个雀凰明明已经被闫然甩了,还死缠着她不放!

  想起之前玖度的话……突然走近闫然,伸手搭在她的肩膀上看向雨浩道:“那个什么哈培是吧?我估计他眼花了,把我当成异族兽人了。”

  众人的视线刷的一下子落在奠柏的脸上。

  突然惊叹,刚才没注意这个兽人,站在那不起眼,仔细一瞧竟然长的比雀凰还好看!

  这是从哪冒出来的兽人?怎么没见过!

  再看他的羽毛衣灰不拉几的很丑,以前一定是一个没人搭理的丑鸟崽!

  所以他们才没见过他!

  闫然瞥了一眼奠柏搭在她肩膀的手,又看向四周围观的兽人,默许了他的行为。

  同床共枕好几个月,搭个肩膀算什么。

  雀凰垂眸却死死的盯着奠柏搭在闫然肩膀的那只手!

  无论是他还是哈斯特都没能成功近她身。

  她竟然随便让这个陌生的新兽人搭她的肩膀!

  心疼的厉害,一时眼花耳鸣竟然听不清四周的兽人在说什么。

  白珠看着奠柏亲密的举动,吃惊的张着小嘴。

  这个兽人是谁?长的真好看!

  声音比夜莺族的声音还动听!

  她一直以为哈斯特一定是闫然的第一个伴侣,现在看来她好像猜错了!

  天瑶吃惊的看着奠柏把手搭在闫然的肩膀上,闫然竟然没有拒绝!

  再结合他说的话,脑中电光一闪的指着他大叫道“原来是你!那天我听见闫然房中有人说话,原来是你啊!怪不得你一开口说话我觉得声音耳熟!”

  她还以为是冷情,一直帮着隐瞒,结果却是一个不认识的陌生兽人!

  随即瞪着闫然:“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吃醋的绕过闫然一把推开奠柏,抱住她的手臂怒瞪着同样瞪着她的奠柏:“你只是闫然的追求者,还不是她的伴侣!不许你碰她!”

  奠柏眉头一蹙就要上前教训天瑶。

  让她滚远点!

  闫然却厉眼扫向他,给了他一个警告。

  奠柏见她竟然护着天瑶,气的掉转身离开。

  雀凰见闫然警告奠柏,微微松了口气。

  众兽人看着奠柏离开的方向大吃一惊!

  奠柏不是朝外走,而是径直进了闫然的屋子。

  透过窗户,他们隐隐约约看见他大大咧咧直接躺到了她的床上!

  刚刚缓解了几分疼痛的雀凰见此一幕,眼前一黑,身形晃动了一下差点摔倒在地!

  一直沉默不言的雨浩族长看着这一切,终于明白这真的是个误会!

  哈培一定是误把刚才的新兽人当成了异族兽人!

  见到其他兽人交头接耳,趁机默默的转身离开。

  转眼间,院中只剩下闫然等人。

  天瑶恨不得立刻逼问闫然,奠柏的身份。

  可是再心急眼瞎,也不能无视一旁满脸心碎眼中只有闫然的雀凰!

  只能退让一步,拽着白珠也跟着闯进了闫然的房间,恶狠狠的瞪着床上的奠柏!

  闫然见到天瑶竟然拽着白珠进了她的屋子,担心奠柏会对她们两个人不利,看着雀凰道:“有事快说,没事走人。”她跟雀凰有缘无分。

  雀凰看着闫然迫不及待赶人的样子,压抑着痛苦沉声问道:“他是谁?你要选择跟他结侣?”

  闫然看他痛苦,心里也有点难受,开口解释道:“他叫奠柏,至于我俩现在只是朋友的关系。他没追求我,你想多了。”跟奠柏结侣?每天同床共枕?万一哪一天他睡得迷迷糊糊,半夜感觉肚子饿一口把她啃了?她死的冤不冤!

  雀凰见她否认,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

  闫然看着雀凰化身孔雀飞走,立刻转身进屋。

  刚迈进大门槛,就听见房间里边传来天瑶愤怒的低吼声:“你竟然睡闫然的床!还拿她的簪子!你给我起来!”

  “你敢动我一下试试,我咬死你!”奠柏威胁十足的声音乍响耳边。

  “哈哈?你咬死我?你以为你是野兽呢!”天瑶不屑的大笑。

  闫然:他真的会咬死你!再把你吃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