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你又想反悔_兽世田园:抢个娇夫当抱枕_灯彩小说
  •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 |收藏本站

兽世田园:抢个娇夫当抱枕 第260章你又想反悔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灯彩小说网 www.bjeastking .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闫然见奠柏不见了也没去找他,心想外边全是飞羽族兽人肯定走不远,估计躲到竹屋那边生闷气了。

  等到晚上,闫然没关大门坐在床边等他。

  见他没回来,放下不下站起身准备去找他,却见他回来了。

  奠柏瞥了一眼还没睡的闫然,冷哼一声躺到床上闭上了眼睛。

  闫然站在床边静静的看着跟以前一样只睡他的床位的奠柏,犹豫了一下,最终从他的身体上跨过,走到里间躺下。

  她心里很清楚奠柏一直拿她当猎物,是不可能占她便宜的。

  平时一直躺着睡觉的奠柏,突然翻身面朝外拿背对着她。

  闫然看着他的后背,忍着笑问道:“还在生气呢?”以前拿背对人可是她的专利,现在竟然被他学去了。

  见奠柏不搭理她,拿手指戳了戳他的后背追问道:“消失了一整天,没干坏事吧?”真替外边那些兽人担心,一不小心就会沦为他的食物,像莺莺一样只剩下一件羽毛衣。

  奠柏已经被她戳习惯了,突然坐起身看着她道:“我被兽人发现了。

  闫然:????

  坐起身,半眯着眼透着危险的锋芒盯着他问道:“谁?”

  奠柏摇头:“对方是兽形,在我眼里长的差不多,我没认出来。”

  闫然:“……”一群老鹰站在一个枝头上或是一大群从天上飞过,其实她也认不出来谁是谁……。

  于是详细询问道:“怎么被发现的?事情经过详细跟我说一遍。”她可以根据时间、地点推测出对方是谁!

  奠柏伸手向外指了一下:“出门就被发现了。”

  闫然:!!!

  出门就被发现?

  竟然还在监视她!

  闫然压抑怒火询问道:“是哈斯特还是玖度?”突然想起哈斯特带着族人飞去圣地了。“是一只秃鹫?”

  奠柏摇头:“是一只黑鹰。”

  “黑鹰?”闫然垂眸思索了片刻,脑海中浮现一个最大的嫌疑犯,看着奠柏肯定道:“一定是哈培。”

  “哈培是谁?”奠柏表示不认识。

  闫然提醒道:“被小树妖吸干血病死的雀娆,你总还记得吧?哈培就是她的伴侣。因为雀娆病死了,我一直等着他上门找我报仇,结果他却一直没来,过了一个冬天我差点把他给忘了。”

  奠柏:“……想起来了,原来是他。”当初要不是他出现的及时,雀娆只会跟莺莺一个下场,被他吃的只剩下一件羽毛衣。

  闫然瞪着他质问道:“被他亲眼看见你从我房间里走出去,你为什么不杀了他?你不是最喜欢吃肉的吗?”她可不会忘记,她跟天瑶刚踏入飞羽族,就被他驱使马蜂群攻击。

  奠柏抱怨的反驳:“你不是不准我吃肉吗?”

  闫然气恼的一拍床:“注意重点!你为什么不杀了他?”

  奠柏低头看着被她拍的床:“他一看见我就飞走了,距离太远杀不了。”抬头看向她。

  闫然突然躺下闭上了眼睛,却用脚把他往下推。

  奠柏一点点往外推移,一把抓住了她的脚:“干什么!说好了床分我一半的,你又想反悔!”

  闫然突然睁开眼睛,眸中杀机乍现:“夜黑风高杀人时,你现在就去把他解决了。”哈斯特不在,一旦哈培把看见奠柏的事情说出去,她会受到飞羽族的围攻!

  谁惹的祸,谁去解决!

  奠柏低头不语,神色莫名。

  闫然收回脚坐起身瞪着他:“平时吃肉叫着挺凶,叫你去杀人不敢了?”见奠柏竟然不反驳异常的老实,踢了他一脚:“说话呀,哑巴啦!”

  奠柏突然一把抓住闫然的脚,低头就咬了一口!

  闫然吃痛的立刻想还手,却见到奠柏闪电般下了床!

  闫然没追杀过去,而是收回脚看了一眼上边的牙印,伸手揉了几下。抬头眼神犀利如刀般盯着奠柏:“我这臭脚丫子你也能下口去咬?口味挺重!”

  奠柏伸出舌尖舔了舔下嘴唇,没感觉到异味,只觉得这一口下去非常的有弹性。

  以前他是树的时候,吃人是直接用毒把人连肉带骨头化成汁水吸收了。

  这用嘴咬的方式进食绝对是第一次!

  感觉新鲜又兴奋,好想再咬一口……。

  闫然本来是想讽刺他,却见他眼也不眨的盯着她的脚丫子。

  一副垂涎欲滴的模样,仿佛在看美味的猪蹄!

  拽过被子盖住脚,突然亮出飞刀:“再敢用这种眼神盯着我的脚,我就让你尝尝飞刀的滋味。它的味道绝对比我的脚美味,一定会叫你爽到不行!”

  奠柏:“……”

  闫然起身站在床上,居高临下的盯着他不悦的蹙眉:“问你最后一次,你到底去不去杀人!”

  奠柏也怒了:“杀什么杀!我根本不知道他住在什么地方!”

  闫然:“……他就住在飞鹰族,穿过天鹅族部落,再穿过草原就是了。”

  “不去!”奠柏态度异常的坚决。

  闫然瞪眼:“你必须去!你惹的祸,你必须自己解决!”两只手瞬间亮出六把飞刀。

  奠柏:“……”默默的转身往外走。

  闫然见他屈服,收起飞刀坐下。

  竖起耳朵,却听见他走出门外之后就没动静了!

  竟然学会阴奉阳违了!

  闫然下床穿鞋,走出房间穿过大堂,一眼看见他站在大门外。

  没等她发飙,奠柏别别扭扭的道:“我真的不能去,我……会迷路的。”

  闫然:!!!!难道这就是他整天窝在她的房间不外出的真正原因?!

  闫然狐疑的逼近质问道:“当初小树妖在孔雀族部落吸了雀娆的血,又去天鹅族部落杀了莺莺!然后又回来找我报仇!他都没迷路,你一个老妖怪也敢有脸拿迷路当借口骗我?”

  “不是借口!”奠柏恼羞成怒了。

  当初是莺莺把他交给了雀娆,雀娆把他带回了孔雀族部落,他才能吸了雀娆的血。

  后来哈培及时闯进来,他藏进鸟窝内才没被发现。

  见哈培去找莺莺算账,他探出藤蔓缠住一只路过的普通飞鸟威胁它跟着哈培。

  哈培跟周住见面开打,见到白浪带着莺莺偷偷离开,他尾随其后又吃了莺莺。

  然后……迷路了。

  最后偷听一个兽人对着另一个兽人说住在草原上的新家,邀请族人去做客。

  他偷偷的跟着他们,才顺利找回到闫然的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