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抢夺化形花_兽世田园:抢个娇夫当抱枕_灯彩小说
  •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 |收藏本站

兽世田园:抢个娇夫当抱枕 第258章抢夺化形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灯彩小说网 www.bjeastking .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奠柏细心感受了一下,看着闫然实话实说道:“又不疼了。”疼的莫名其妙,好的也莫名其妙!

  闫然想了想猜测道:“有可能是你复活之后的后遗症,你是怎么复活的?”眼也不眨的盯着他。

  这才是她真正想问的!

  奠柏抬头看着她,脑子一抽突然撒谎道:“我吃了小树妖。”

  闫然:!!!

  立马丢下奠柏冲出房间,冲进了鸟巢大棚内。

  一眼看见原本种着小树妖的地方,现在只剩下一个大坑!

  身后传来脚步声,转身一看是奠柏。

  闫然压抑着心中的愤怒问道:“他是你儿子,你怎么能这么做!”怕再次被天瑶她们听见,只能刻意压低声音。

  奠柏见她冲他发火,又开心又难过,却根本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这么矛盾的感情!

  他突然觉得变成人一点也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美好,除了能自由行走外好像没有其他的好处,不但有病,刚才心口莫名其妙的抽痛,现在又被陌生的情感淹没。

  闫然见他皱着眉头不说话,好像很难受。

  不想见到他这副样子,转身走到大坑旁边蹲下。

  抓起一把泥土扔进了大坑里:“对不起,我曾今答应过你,只要你乖乖的,我一定养着你,对你好,可是现在……我却没有守住承诺。”

  奠柏站在她的背后,听见她这番话,突然有些后悔了。

  有种冲动想要告诉她真相,却又不敢让她知道真相……。

  闫然突然站起身,转过身盯着奠柏问道:“你被我烧死了变成鬼,他是不是也会变成鬼?”

  奠柏:“……不会!我活了几千年,他才活多久。”

  闫然叹了口气:“……我就知道。”随即瞪着他:“你把他全吃了?留个枝杈也好啊!插在地里说不定还能活!”

  奠柏:“……”

  闫然及时给他科普了一堆知识,什么叫插扦繁殖,嫁接繁殖,压条繁殖。

  奠柏直接听懵了。

  闫然失去了小树妖心中有气,丢下他直接走人。

  奠柏回过神追出去,却发现闫然离家不知去向。

  出了院子到处都是飞羽族兽人,奠柏没有贸然出去找她,就在房间里等她。

  直到天黑闫然回到房间。

  这一夜,闫然任由奠柏百般讨好她,却没有搭理他。

  第二天,第三天……每天都能见到雀凰雷打不动的站在院门外。

  每次闫然瞥了他一眼之后,照旧该干嘛干嘛。

  哈斯特听说这事之后飞回飞鹰族找他的阿姆求助出主意,并全盘托出,他为了抓住异族兽人监视闫然被她发现,如今落得跟雀凰一个下场。

  阿姆给他出了个主意:“你可以去圣地抢夺化形花,以最珍贵的礼物送给她,她一定会原谅你!”

  哈斯特开心的立马点头同意,觉得这个主意太赞了!

  想要给闫然一个惊喜,于是私下里组织了一些自愿去圣地抢夺化形花的兽人,离开了飞羽族。

  哈斯特走掉的第二天,这件事才在整个飞羽族传开。

  红鸢得知此事气愤不已,立马去找闫然算账!

  闫然正在竹屋那边的院子里和黏土,准备烧制一些陶器。

  一只红鸢从天而降,落在她的面前化形为人,指着她的鼻子骂:“你为什么要害死哈斯特!你知不知道每年去圣地抢夺化形花,能活着回来的兽人少之又少?!”

  骂着骂着突然哭了起来:“你若是喜欢他,就接受他!不喜欢他就拒绝他,把他让给我!为什么要让他去圣地抢夺化形花送给你?!为什么?!”崩溃的突然大哭。

  闫然:“……”哈斯特竟然去了圣地,那么……她烧死树妖的事情恐怕瞒不住了。

  不对!树妖活了啊!

  陡然想起白天藏在鸟巢大棚内,晚上藏在她房间内的奠柏!

  红鸢哭了一会,见到闫然不为所动的样子,气愤不已的又骂道:“早晚有一天我会证明给哈斯特看,只有我红鸢最爱他,你不配!”化出兽形飞走了。

  闫然蹙眉见到红鸢飞走,立刻丢下手头上的活回家找天瑶。

  走到一半,却撞见一脸慌慌张张的天瑶主动来找她。

  天瑶还未跑近连忙道:“闫然闫然不好了!哈斯特带人去圣地抢夺化形花了!”

  闫然眉头一皱低声呵斥道:“冷静点。”等她走近,一把拽到一旁小声道:“刚才红鸢来过,我已经知道了。”

  “那现在怎么办?”天瑶看着闫然快哭了。

  日子过的太幸福,她都忘了闫然毁掉神树这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若是哈斯特他们得知神树被烧毁返回部落传遍整个飞羽族,闫然一定会被逐出部落的,这还是轻的,说不定有可能还会被祭祀火神……。

  越想越担心,天瑶一把抓住闫然的胳膊做哭腔道:“你快跑吧!趁哈斯特他们还没有回来,你去雪山!到时我跟弗雷德带着弗小小去找你!”

  闫然淡定自若道:“还不到跑的时候,哈斯特他们是什么时候离开部落的?”

  天瑶想了一下这才确定道:“好像是昨天早上!”

  闫然点头表示知道了。拿出手帕帮她擦掉眼泪,一巴掌拍在她的肩膀上安抚道:“天塌下来还有我顶着,再说烧毁神树的人是我,我都不担心,你哭什么?赶紧回家看着你那些蛇崽崽,别让弗雷德看出端倪。”

  “我知道了。”天瑶想着闫然被噬月带着几个部落的兽人追杀都能面不改色,确实不用自己为她担心太多,乖乖听话回家了。

  闫然转身回到竹屋,把已经捏制成功的陶制品放进土窑中,封窑烧了起来,然后再次转身回家进了房间。

  看着眉眼如画的绝世男子正躺在她的床上把玩着一根碧绿的发簪。

  闫然觉得有些眼熟,仔细一看——不就是她的吗?!

  待她走近,奠柏如做贼般突然收起发簪丢进了空间。

  闫然一边走近一边没好气的道:“别藏了,我都看见了。”走近之后向他伸出手:“还给我。”怪不得前几天想起这根发簪到处找,却怎么也没找到,原来被这家伙拿了!

  奠柏脸色一僵,突然坐起身来笑着问道:“我的头发好看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