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绝望_全世界都爱看我吃饭_灯彩小说
  •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 |收藏本站

全世界都爱看我吃饭 55.绝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灯彩小说网 www.bjeastking .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张姐很快想起这个曾经让她丢脸的兼职模特。

  “是啊, 她现在很火, 我想让她给我录一段吃播的视频放到淘宝店上, 顺便在微博上给我推广一番, 不过她收价很贵, 我想着你带过她,看在你的面子上,可不可以给我优惠一下,当然, 我不会亏待张姐你的, 这里我都已经给你准备好了一个大红包。”

  “抱歉聂老板,现在我已经没有带她了。”

  “这个我早就猜到了,毕竟她现在那么火, 我只是想问一下,能不能通过你这里来联系她,毕竟你带过她,有情分, 好说话。”

  张姐脸色有些难看, 她和秦染早就闹僵, 现在听到对方离开她后过的更加好, 也更加火, 本就不好的心情, 自然更加差, 这简直在□□裸的打她的脸, 说她没眼光。

  “对不起, 聂老板,这件事我帮不了你”,张姐因为心情持续变差,语气有些僵硬,这听到聂老板耳朵里就变成了另一番滋味,以为她不愿意帮忙。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合作已经这么久了,平时同行需要模特我也会介绍他们来,也算是照顾过你生意的人,这点小事你都不愿意帮我,你也太不留情面了吧,既然这样,那我们以后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话落,那边直接挂断电话。张姐打了几个电话过去试图解释,可惜对方直接把她拉黑了。

  放下手机,张姐揉了揉越发疼痛的脑袋,感觉有一把大锤锤在她心口上一般,锤的她五脏六腑都移了位,全身难受。

  这段时间接踵而来的坏事,真是让她焦头烂额。

  回到家,她放下包洗手,去厨房用高压锅炖了一锅鸡汤,打包好鸡汤她又匆匆赶往医院。

  刚到医院,将鸡汤舀出来,张姐看向病床上虚弱的闭着眼睛的老人喊道:“妈,该吃饭了,今天我们喝鸡汤。”

  床上的老人有气无力的挣开眼睛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想吃。

  这时医生进来查房,看到张姐问道:“你是这床病人的家属对吧。”

  张姐赶紧放下碗走过去:“是啊,医生,这是我妈。”

  医生翻看着病历单,说:“那你出来一下,我和你说说病人的情况。”

  张姐跟在医生后面走出去,一出病房就紧张的问道:“医生,我妈她现在怎么样,是不是好一些了?”

  “你姓张对吧”,在张姐答应后,医生接着说道:“张女士,你要做好准备,你母亲目前的状况不容乐观。”

  张姐手抖了一下,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抓住医生的袖子哀求道:“医生,求求你一定要救我妈,不管是化疗、做手术都行,只要能治好我妈,多少钱我都愿意出,我就只有这一个妈,我求求你,医生……”

  医生叹了一口气:“现在你母亲癌细胞已经扩散,虚弱的连话都说不出,更别说吃饭,每天只能靠葡萄糖吊着命,即使是化疗,也只会让她的身体机能衰化的更加严重,反而会加速她的死亡……”

  医生说了许多,大意就是通知她母亲大概还有一个月的生命时间,张姐无力的滑倒在走廊上埋着脑袋哭,直到一分钟后她才擦掉眼泪走进病房,把冷掉的鸡汤倒掉,重新从保温盅里舀出一碗端到张母身边,小声的喊道:“妈,喝鸡汤了。”

  张母张开眼睛,脑袋动了一下,表示不想喝。

  “妈,我求求你了,就喝一小碗,一小碗就好”,张姐哽咽的说:“为了我,你就喝一点好吗。”

  躺在床上的张母目光看着张姐,过了一会儿她微微张开了些嘴,张姐高兴的连忙拿着一小勺子舀了一点鸡汤小心翼翼的喂给张母,同时不断的用帕子擦掉她嘴角留下来的汤渍。

  张母喝了一小半碗汤就再也喝不下去了,张姐不再勉强她,收拾好碗就坐在床边和她聊天,包里的手机响起,她才给张母掖了下被子,走出去接电话。

  --

  华素素刚回家,见家里气氛有些凝重,让平时性子大大咧咧的她都不禁放轻了手脚走进去,将包挂好,她问道:“妈,你们这是怎么了。”

  华妈重重的叹了口气:“你大舅妈情况有些严重,刚刚我和你爸爸打了个电话给你表姐,她说情况不容乐观,医生叫她要有心理准备,大概还有一个月时间。”

  “这么严重了吗”,华素素皱眉。

  华父开口道:“素素,你请一天假,明天跟我们一起去医院看看你舅妈。”

  “你表姐她也不容易,一个人又要工作又要照顾你舅妈,别到时自己把身体累垮了”,华母接话道:“我想的是去帝都照顾你舅妈一段时间,反正我平时也没有事,你和你爸呢就跟着我一起去医院看看,作为亲戚,你们总要去一次,到时你们第二天回来就可以了。”

  “妈,我陪你一起照顾舅妈,明天星期四,我干脆把星期五的一起请了,星期天下午我再回来。”

  “那行吧。”华母看了自己女儿一眼,点头。

  华父无奈的说:“既然这样,那我也陪着你们,到时和女儿一起回来。”

  “对了,我们去帝都住哪儿”,华素素突然问道,然后警惕的看向华母:“妈,你可别告诉我住表姐家,我绝对不要,你知道我不喜欢她,她这个人功利又刻薄,我可不想和她整天吵架。”

  华母好气又好笑的责怪道:“怎么说话的,那是你表姐。”

  “本来就是。”

  华母:“行,那我们住酒店总可以了吧。”

  说着她语气顿了一下感叹道:“不过你表姐也不容易,你大舅舅去世的早,她小时候家里苦,早早的就辍学出来打拼,虽然性子的确有点功利,不过她也孝顺能干,没几年就把你大舅母接到帝都去享福,只是这福……唉,现在你大舅母这样,最痛苦的人就是你表姐了,等我们去帝都后,对你表姐,你态度好些,就算她骂你,你就受着,别跟她吵,看在你大舅母的份上,知道吗。”

  “知道了妈,我是那么不懂事的人吗,”华素素嘀咕道:“对了,妈,大舅母怎么一下就这么严重了。”

  “怎么不严重,你舅妈现在吃不下饭,整天都用葡糖糖吊着,就是一个正常人长期不吃饭,都要饿死,何况是病人,这营养跟不上,身体自然衰弱的快。”

  “这样啊”,华素素突然眼睛一亮:“我昨天发现一个吃饭特别香的大胃王,可以给大舅母看看,保证她看了想吃饭,还吃的下饭。”

  “你可别乱来,小心你表姐削你,”华母警告道。

  华素素说:“那我给她说一声不就好了,为了大舅母好,她肯定答应。”

  一家人说着收拾东西,第二天便开车往帝都行去。

  “姑妈、姑父”,张姐走出医院接刚到的华素素一家人。

  “走吧,先上去”,华父说道。

  华素素虽然看不惯她这个表姐,但见她脸色憔悴的样子,还是心一软,走到她身边去宽慰她。

  不过现在这些宽慰的话对张姐来说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因此她只是沉默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在听。

  到病房,华素素跟着爸妈一起见张母,看着她虚弱消瘦的样子,心里有些难受,拉着她表姐到外面过道上说:“表姐,听说大舅母现在吃不下饭?”

  “嗯。”

  “我有个办法,前两天我发现一个大胃王,叫染染,不仅人美,吃饭还特别香,特别诱人,我准备给大舅母试试,没准能让她吃点饭。”

  又是染染,张姐心情本来就不好,现在又听到让她不喜的名字,心里就窝了火。

  见华素素还如此不懂事的想要来折腾她妈,当即火了,什么视频,还能成神药了,医生都束手无策的事,一个破视频还能起作用?!

  张姐伸手指着华素素厉声道:“华素素,你多大人了,我妈现在都这样了,你还拿什么破视频来试试!你是不是存心想要折腾死她!二十六七的人了,还这么不懂事,跟个小孩子一样,要不是这里是医院,我非得抽你一巴掌!”

  “你——”,被火气冲翻天的张姐指着鼻子这样骂,华素素气的满脸通红,想起她妈给她说的事,只好撇撇嘴:“不看就不看,好心当作驴肝肺,哼!”末了,气冲冲的进了病房。

  --

  周六,又到秦染去半月山吃饭的时间,因为平时楚卿渊要上班,中午都在公司吃饭,而晚上,秦染又要录制直播,不可能去半月山,所以两人的空闲时间只能等到周末才能重合。

  五天时间没见,思念仿佛会发酵,让那没有意识到的感情,在不知不觉中酿的越发浓烈。

  自从见过秦染,楚卿渊每天都想见见她,如果不是这一个星期工作太多,他恐怕会直接把秦染接到公司,让她在那里吃饭。

  今天秦染要来,楚卿渊一大早就起来在书房处理公事顺便等人,可惜他有些心不在焉,效率不高。

  好在他没等多久秦染便到了。

  秦染再次走进这座豪宅,心情比上次轻松自在许多,见楚卿渊下楼来,她便笑着打招呼道:“楚总好。”

  “嗯”,楚卿渊露出一个温和的笑点了下头。

  “菜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你准备什么时候做?”楚卿渊走下来说,今天这顿饭楚卿渊想吃秦染亲手做的,因为前几天他那个糟心弟弟居然发了个她做的食物视频到自己面前来炫耀,还是热气腾腾的。

  “马上就可以,不过楚总,你可不可以先给我签个名”,秦染拿出一张全息头盔的明信片伸到楚卿渊面前:“冬青她是你的粉丝,超级崇拜你,这次她让我向你要个签名。”

  “可以”,楚卿渊非常好说话的接过明信片和笔,想了想又说:“下次你可以带她过来玩。”

  “好的。”

  云东青今天本可以来的,不过她见是楚卿渊派车来接秦染,就不好意思舔着脸跟过来,毕竟人家要接的是秦染而不是她。

  楚卿渊将秦染带到厨房,这间厨房并不是上周餐厅见到的厨房,而是另外一间装修精致的小厨房,是楚卿渊专门让人准备好的,还参考了秦染的意见,这里的大多数厨具都是按照她的要求来准备的。

  秦染见她昨天说的东西今天就全部准备好,只能再次感叹有钱人就是效率高,要知道当初她为了找到一批尽量符合菜谱要求的厨具,花了多大力气才算勉强装备齐全,结果人家只需要短短的一天。

  “楚总,你先去忙自己的事吧,我饭量大,做好饭可能要花不少时间,等会儿饭好了,我再叫你”,秦染到厨房后,转头向身边的楚卿渊说。

  没想到楚卿渊却认真道:“我在这里帮你。”那样子真的一点也不像说笑。

  “啊?”秦染不敢置信的指了指厨房:“楚总你要在厨房帮我做菜?”

  与秦染惊讶相反的是,楚卿渊却一脸的镇定:“我看过你做菜的视频,似乎每次你朋友都会帮你打下手,做些洗菜切菜的活,虽然我不会做饭,但洗菜这些应该还是能做的。”说着他走到墙边将挂好的两条干净围裙取下来,一条递给秦染,一条自己带上。

  见楚卿渊已经在慢条斯理的系着围腰,秦染只好闭上嘴巴。

  她刚将围裙挂在脖子上,就见楚卿渊栓到围裙后面带子的时候有点困难,半天系不好,主动走过去伸手拿过他手里的带子:“我帮你栓吧,楚总。”

  楚卿渊便自然的垂下手让她栓,等围裙拴好,秦染打量一眼,帅的男人即使穿着围裙也一样玉树临风啊。

  楚卿渊转过身,动了动手指想要说也帮秦染拴围裙,结果她已经反手麻利的给自己拴好了,因此只能抿了抿嘴放下。

  接下来秦染就开始给楚卿渊分配任务,给了他一些新鲜的竹笋和青菜让他洗,结果平时面对一系列艰难的研究都面不改色、游刃有余的楚总,面对这堆水灵灵的蔬菜时却手忙脚乱的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等洗了两片菜叶后,秦染见他菜没洗干净,反而把菜叶给揉碎了,只好走过去给他示范道:“只需要轻轻的用拇指这样在菜表面搓一下就行,把脏东西去掉。”

  楚卿渊照着秦染的方法做,小心翼翼的开始洗菜叶子,秦染见他洗的有模有样便放心的去旁边处理肉,结果没一会儿就见‘扑通’两声,水花炸裂,浇的楚卿渊的围裙都湿了一圈,而他正不知所措的看着水池里已破开白肚皮的死鱼。

  原来刚才楚卿渊见秦染在认真处理手里的肉,他洗完手里的菜后便自己去拿了条鱼过来洗,结果太滑,总是拿不稳,一下掉进水池里。

  平时清隽卓然的楚总,却被一条鱼弄的这么狼狈,秦染不厚道的笑出声来。

  楚卿渊蹙眉,盯着水池里那翻着白眼让他丢脸的死鱼。

  “不如我来吧,刚开始做是这样的,我第一次做饭的时候,比你还糟糕,把整个厨房都弄的乱糟糟的”,秦染上前安慰道。

  “你去处理你的菜,这些交给我,我会把它们洗好,放心”,楚卿渊抿了下唇,他不是那种轻言放弃的人,否则也不会成为如今那人人景仰的偶像。

  秦染视线落到他外面的围裙上:“可是你的围裙已经打湿了,你去换一条吧,省的等会儿将你里面的衣服浸湿。”

  “那好吧”,楚卿渊低头打量围裙上沾着水渍的一圈,走出厨房,让人重新给他拿条围裙过来,就这么短短的时间,秦染已经提着鱼鳃三两下把鱼洗干净。

  “这鱼其实他们送来的时候就已经处理过,简单的洗一下就好了,”秦染看楚卿渊:“下次如果再洗鱼,你可以直接这样提着它的腮,就不会滑掉。”

  “嗯”,看着秦染手里那条已经洗好的大鱼,楚卿渊顿了一下,说:“那我帮你切菜,这个竹笋需要怎么切?”

  切菜?!确定不是切手?

  见楚卿渊已经拿着菜刀准备下手了,秦染看的心惊胆颤,连忙过去把他手里的菜刀夺过来,见他不解的看向自己,秦染也说不出打击他自信心的话,只能从旁边拿过一个小刀:“用这把吧,这把小一些,好切。”

  秦染完全不敢走开,就看着楚卿渊切,深怕他把自己手给剁了。

  然而她还是太高估楚大佬,还没开切就出错,他第一步切菜的姿势就不对,没法,秦染只好伸手纠正他的姿势。

  “手要放在这里把菜压住,这样菜才不会动,刀要……”

  楚卿渊垂眸看着自己手背上那双更加纤细柔软的手,掌心相贴的温度,让他心跳漏了一拍,强压下心头那呼之欲出的情感,他企图镇定思绪,然而视线却怎么也无法从秦染身上离开。

  看着她白皙俏丽的侧脸上,神情专注而又耐心的纠正自己的姿势,楚卿渊心底就有一种从没有过的异样和愉悦。

  讲完了,秦染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居然握了大佬的手,脸唰的一下红了,收回手偷偷瞟他一眼,见他神情如常,并没有什么不喜,心里才稍微松口气。

  “继续。”

  “啊?”

  楚卿渊说:“不是切菜妈,你继续教。”

  “可是我已经教完了”,紧张不已的秦染根本没发现其中的不对直接说道。

  楚卿渊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有些遗憾:“那你看我切的是否对。”

  “哦哦”,秦染乖乖的答应,站在旁边看他切菜,见楚卿渊切的乱七八糟,还差点切到手,她吓的一把扶住他的手:“不是这样切的!”

  见秦染重新指正他,楚卿渊的嘴角隐晦的向上弯了弯。

  发现自己又摸了大佬手的秦染几乎是同手同脚走回自己的位置。

  因为有楚卿渊的捣乱,秦染这顿饭做的有些手忙脚乱,多花了些时间,不过今天她到的早,这顿饭做完,刚好到十二点午饭时间。

  两人吃完饭,楚卿渊照常带着秦染散步,不过今天天气不错,难得出了太阳,他便带着她去外面的花园。

  到三点,秦染和上次一样向楚卿渊告别,她还要回去做晚饭,录今晚的直播。昨天晚上有个粉丝希望她做一份清淡营养易消化的食物来吃,给自己重病的亲戚看,想让她吃下一点东西。

  秦染自然愿意帮这个忙,下午回去就做了一份熬的美味又软糯的营养粥,外加一些容易消化的小菜、肉食和糕点。

  粥,秦染用的是剁碎的廋猪肉、胡萝卜、青菜叶和大米熬制而成,瘦肉事先经过炒制,将它里面的油脂香全部激发出来,熬出的粥就会变的特别香,带着浓浓的动物油脂的香味,加入一些盐调味,整碗粥喝进嘴里咸香适口,美味又营养。

  秦染喝着软糯浓稠的粥,面部持续滑过微弱的电流,带动她的面部肌肉在运动,这种运动非常的细微,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我说这样的训练还要持续多久?”秦染在心里问道,她实在有些无语,当初系统说的训练居然就是每天吃饭时的电击训练,虽然这电流非常的微弱,完全可以当作是在给面部按摩,但每次吃饭时它就出来干扰,真的很烦。

  “等宿主能不靠电流,自己便能完全调动面部的微表情和肢体动作向别人转达食欲暗示的时候,就可以停止训练”,系统说道。

  “那需要多久?”

  系统安慰道:“放心,宿主你天赋异禀,长则一年,短则三个月便好了。”

  “一年?”秦染惊了,三个月她都受不了,更别说还有可能持续一年:“那我能停止训练吗,其实我原来那样就挺好的。”

  “不行的,宿主,训练已经开始,不可半途而废,坚持一下,想想未来的美好生活,想想我们的第二个任务。”

  秦染默,系统的第二个任务就是成为微博最火网红,还是以粉丝数来算。并且最坑人的是,它不仅和网红比,还要和明星比!意思就是说她的粉丝数必须达到微博第一,想想明星那上千万的粉丝数,特别是楚影帝居然有一亿五千多万的粉丝……

  真是任重而道远的目标。

  当时秦染差点一激动把楚影帝取关,还好理智尚存,没有干出忘恩负义的事情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