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地球仪很大,直径超过了一米,四个大男人抬也有些吃力,明显酒店在装修装饰方面非常舍得下本,连这么一个并没有多少用处的摆设都十分用心。

    让员工将东西放在房间中央,待他们离开之后,萧晋立刻走过去,摸着转了两下,然后手指便点在了一个地方。

    荆博文凑过去一看,发现他指的地方正是帕劳,不由越发的疑惑了,“先生,您要地图不会就是想知道帕劳在哪吧?!那你早说呀,东南亚的岛国我几乎玩遍了,帕劳是著名的潜水圣地,澳江还有直飞航班,以前我可没少去,对那儿很熟。”

    萧晋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你就算你对世界近现代史不熟悉,但口口声声以花花公子自居,不会不知道比基尼的来历吧?!”

    荆博文一怔,再看地球仪,就见帕劳东面不远一片星星点点的岛屿上方印有一长串英文单词:马绍尔群岛。

    他心头一跳,豁然开朗。因为,作为一名花花公子,他不可能不知道比基尼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马绍尔群岛自二战之后就被米国托管,继而成为了米国的核爆试验基地,单单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这里就被引爆了超过六十枚原子弹和氢弹,其中最大的一枚就是在一个名叫比基尼的岛上爆炸的,那种泳衣也因此而得名,寓意女人穿上之后的视觉冲击力不亚于氢弹爆炸。

    如今,马绍尔群岛已经是一个主权国家,却仍然还处在米国的控制之下。事实上,包括帕劳在内,周边几乎所有的群岛国家都是如此,它们没有自己的军队,国防全靠附近的米军基地。

    在公开的宣称中,米国已经有超过半个世纪没有再在马绍尔群岛进行核试验,但这仅仅只是局限于核爆而已,其它试验却从来都没有停止过。毕竟这片群岛的居民都曾经暴露在超强的核辐射之下,单单只是研究核辐射对他们身体、基因和种族的影响就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

    也就是说,足以制造出核武器的全套相关设备,十有八九还留在那里的实验基地内,而马戏团把核燃料棒运到帕劳的目的,估计就在于此。

    良久,荆博文长长吐出一口气,不可思议的问:“它们……它们是想让米国人的离心机和技术,来制造它们自己的核弹?”

    萧晋点头:“比起马戏团自己就能造,我更倾向于这种可能。米国实验基地里的设备是现成的,相关人员的技术也十分成熟,它们所要做的,只是把核燃料棒运过去,接下来等着就可以了。”

    “您说的也太容易了,这又不是演义小说可以草船借箭,米国人凭什么要给马戏团代工造核弹啊?”

    “就凭米国人也是人!”萧晋回到沙发上坐下,点燃一只烟说,“自从加入马戏团,我只干了一件事,那就是研究它的历史,最后我发现,无论是古时候蛊惑门阀造反或农民起义,还是近现代搅动世界风云,它最初的切入点永远都是人。

    阿基米德说:给我一个支点,我能撬起地球;马戏团最擅长做的事情,就是寻找关键支点,然后再根据其所衍生出的骨牌效应顺势推动,从而达到玩弄操控整个世界的目的。举个最简单直观的例子,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不就是因为裴迪南大公一个人的遇刺事件么?

    这个世界终究还是由人来支配的,是人就有弱点和私心,马戏团只要精准掌握住几个关键人物,让米国人代工为它们制造核弹,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荆博文咂吧咂吧嘴,沉思半晌,眉头却越皱越紧:“我还是不明白,既然马戏团有能力让米国军事基地的某些关键人物为它所用,那为什么不干脆直接拿走几颗核弹头?我估计那地方连洲际导弹发射井都有,肯定不缺那玩意儿。”

    “因为直接拿走核弹头太容易暴露了。”萧晋说,“打个比方,我有一只能下金蛋的母鸡,你是替我养鸡看蛋的人。我给你的饲料恰好够鸡每天下一颗蛋,所以我对于自己拥有多少金蛋心知肚明。现在,有个外人也想要金蛋,他贿赂了你,你也经不住诱惑答应了,我问你,这个时候,你是愿意直接偷拿我的金蛋给他呢?还是让他给你饲料,让鸡多下蛋呢?”

    荆博文恍然大悟:“我明白了,直接拿走核弹头,迟早都会被发现,以米国官方的能力,不管那些人从马戏团那儿得到了多少好处,都不可能有命享受,而代工制造就完全不同了。

    首先,实验室里的人应该是无权知道核原料来源的;其次,铀同位素分离绝对是机密中的机密,有资格和权限了解过程的人肯定少之又少。实验室内外信息交流不通畅,中间可操作的余地就太大了。

    核燃料送进实验室,外面的人不知道是干嘛的,里面的人也不知道结束之后东西会去哪儿,只要马戏团把有权限级别了解全程的人都控制住,最终得到几颗不会记录在案的核弹,理论上并非不可能。

    只不过理论终究都是理论,操作起来也不容易啊!那里有米国的海军和空军上万人,CIA和NSA肯定也派驻了情报人员,而铀浓缩又不是一个月两个月就能完成的事情,那么漫长的过程,马戏团要怎么才能做到始终瞒住所有人的眼睛?”

    “这个你就要去问那位团长大人了。”萧晋苦笑,“猜出一个人的计谋,不代表就等于拥有和那人同样的智慧,我要是也能那么神通广大,早就把他从团长位子上拉下来了,哪里还会坐在这儿跟你一起发愁?”

    荆博文一想也是,笑着说:“您也不用妄自菲薄,单单是能从帕劳联想到比基尼岛这一点,就已经足以让我高山仰止了。反正咱们的目的是让他的计划破产,知不知道他是怎么做的根本无所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