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北宋风华最新章节!

    赶回家中,早已等候的二老看到秦升的身影,徐氏连忙起身问道:“升了,人可见了,为娘没有骗你吧!”

    本来秦升还想装的矜持一点,说句“凑合”的话,可心里一想到顾怡的音容相貌,竟然控制不住的脸上露出笑容,想掩饰也难。

    既已露馅,索性只有招了,秦升道:“真像娘说的,孩儿已经把金钗给了人家,娘赶紧把我跟她的婚事定下来,以免夜长梦多!”

    徐氏听了自是高兴,连忙说道:“这个升儿放心好了,娘都给你操办好,一定把顾小娘子给你娶过门!”

    秦广虽然坐着不说话,可也是仔细地听着,见到事情圆满,也算放下心来。接下来就是商定彩礼,定下结亲的日期,这些事情自有徐氏去主持操办。

    秦广终于开口说:“你的婚事不用再担心了,如此,为父也不拦着你了,明日你就乘船回临平镇吧,这里一切有我们张罗着!”

    现在秦广居然同意秦升离开杭州城了,听了这话,秦升本应该是高兴的,他不是一直希望出去躲一躲,现在秦广同意了,他怎么反而又不高兴了呢!

    见了顾怡的面之后,秦升脑海里总是挥之不去有她的身影,就想着能再多见几次,这时候被打发走了,岂不是很久人都见不到了。

    其实这也是他关心则乱,事实上就算是留在杭州城,他能跟顾怡见面的机会也不多,女儿家哪是他能想见就见的。

    秦升犹豫着说道:“爹,娘,孩儿的婚事还没定下日期呢,我就这么走了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你放心好了,有我跟你娘在,不会出什么问题的,来往的一些礼物,也让你娘替你置办!”

    “是啊,升儿,你啊,只等着收顾家小娘子的回礼就好了!”

    既如此,秦升也只有暂时去临平镇待几天了,总之是自己挖的坑,还得自己跳进去,纵有不甘也无处发泄。

    “夫人,午饭都准备好了,再不用饭菜就凉了!”莲儿进来说道,为了等秦升,已经过了午时用餐的时间。

    听莲儿这么说,秦升也觉得有些饿了,徐氏便叫上他们父子一起去用餐,不知这时候,秦韵儿是等的最苦的一个,她是早就跑到偏厅等候了,看着一桌美食不能动,心里别提多难受。

    “爹娘,我们快点吃饭吧!”秦韵儿看到父母过来,渴求地说道。

    “韵儿饿坏了吧!”徐氏心疼地说道。

    “嗯!”徐氏一问,秦韵儿便觉得委屈了。

    “好了好了,你饿了就快点吃吧!”徐氏赶紧哄着说道。

    秦升也不多说,妹妹饿肚子这事跟他是有一点关系的,希望韵儿不会想到他身上去。都怪秦家家教严,明明一桌子菜非得等人都齐了才能动筷子,这太不人性了。

    饭还没吃完,秀儿却突然进来了,手里拿着一封信说道:“大官人,大郎来信了!”

    “什么,大郎终于来信了!”秦广听到消息后,手中的筷子急忙放下,秦方的来信,无论如何秦广得第一时间看到。

    秦升也放下筷子,对信中内容有些好奇,要知道他这个大哥中了进士后当了河北路棣州下面一个县的主簿,想要升职还得等个一两年,不知道写信来有什么事。

    “大郎书信上说什么?”徐氏的位置在秦广旁边,她也很关系秦方来信说什么。

    秦升观察,好像秦广突然变得很激动的样子,虽在刻意演示,可是嘴角、胡须和拿着信的手指明显在抖动,是出了什么事吗?

    “你快看看吧!”

    结果书信,徐氏仔细浏览,看到关键处,脸上大喜,嘴角都笑歪了,兴奋地说道:“盈儿真是好媳妇啊!这下秦家后继有人了!”

    秦升不是傻子,徐氏一说他便恍然大悟了,想必是大哥信中提到大嫂谢盈应该是有了身孕,不得不说大哥的速度挺快。

    父母二人看信后只顾着高兴,也没心情吃饭了,等七娘说自己吃饱了以后,便让人先把她送到后院,徐氏想着赶紧让人送过去一些补品过去。

    秦升说了声,也离开了偏厅,赶往自己的住处,喜怒哀乐从脑海划过,大宋给他的真实感不断增强,此时他才觉得应该做好一个大宋人,而不是一个冷眼的旁观者,因为身边人的心情,他能理解并感受的到。

    “瑞雪,收拾一下东西,我明日一早要去临平镇住几日,准备我的衣物和常用的东西就行了!”

    听了后,瑞雪有些诧异,说道:“才刚见了顾家的小娘子,明日三郎就要离开吗?”

    秦升解释道:“婚事的事情,我娘会操持,这些你就不要管了,只管照着我的吩咐去做,别耽误了我的行程就行。”

    “是,知道了!”

    躺在榻上,秦升回想着与顾怡见面时的样子,有时傻笑,有时又拼命的摇头,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可笑,觉得自己不应该是这样的,可是人有怎么能忍得住不胡思乱想呢!

    夜幕时,秦升把自己明日一早就离开杭州城的想法告诉了秦广和徐氏,秦广很冷静地点头同意了,而徐氏却显得有些不舍。

    秦广说:“既然二郎来信了,升儿还是早去的好,因为婚事已经耽误了,不可再迟了。你不是想派钱管事去棣州看望方儿,索性顺路,明日都让他们走吧!”

    “那我现在就把钱管事喊过来!”徐氏沉吟着说,接着又道:“莲儿,你去让钱管事来正厅有事商量。”

    莲儿领了命去了,不久后,一名三十岁左右的管事进来,他就是钱管事。

    “大官人、夫人、三郎,可是有事吩咐?”

    “钱管事,明日一早你就乘船替我们去棣州看望大郎一趟,三郎也要去临平,你们乘船顺路,就一起走吧,到了临平后,你再独自乘船北上。”徐氏说道。

    钱管事问:“要走的这么急吗?”

    徐氏点头,说:“此去你只是看看大郎是否一切安好,带些东西过去就行,无妨!”

    “知道了,夫人、大官人,那我就回去准备了!”钱管事要告退准备行囊。

    徐氏说道:“那你去准备吧!”

    秦升说道:“爹、娘,那我也回去准备了!”

    看到二人点头后,秦升缓缓离去,方向并没有往卧室而去,反而去了小书房。

    这时候天色渐晚,秦襄早就去自己住处休息了,身边只有一个瑞雪陪着。

    推开书房门,瑞雪点了蜡烛,昏暗的书房变得亮堂起来,烛光晃动,人影浮动。

    “三郎是要看书还是练字?”一边忙活着,瑞雪一边问道。

    “你来磨墨吧,我要写一封信!”秦升说道。

    思绪再三,心难平静,秦升觉得应该给见过面的佳人写封信,说说他的打算才是。

    瑞雪侍立桌边,低头素手轻轻地磨着墨,静谧的环境激发的秦升的文思,执起笔,沾了墨,在信纸上一字一句写道:

    巳时插钗,午后倩影萦绕心头,此情说与汝晓得。余明日既往临平,去前留书告于汝知,相见只待日后,勿要挂念。

    ……

    夜月柔情,提笔难尽言心中事,非见汝不能尽诉。两情不在朝暮间,知汝聪慧备于常人,必能知吾之心意。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